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慶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12 12:54

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

——學習貫徹習主席在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時的重要講話系列談③

■楊慶

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不是全盤否定,也不是另起爐灶,而是雙向互動、彼此促進的發展;不是此消彼長,也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有序轉化

2019年9月14日凌晨,10架無人機掠過阿拉伯半島南部的茫茫沙漠,轟炸了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兩處油田及石油加工設施。這次襲擊導致沙特原油產能瞬間減半,全球油價也遭遇30多年來最大單日漲幅。事后,宣稱對此事負責的胡塞武裝發言人稱,他們從不同方向發射兩款新型無人機,每架無人機攜帶4枚導彈,準確無誤地擊中了目標。有觀察人士感慨:智能化戰爭即將來臨!

恩格斯曾指出:“人類以什么樣的方式生產,就以什么樣的方式作戰?!彪S著人工智能技術的加速運用,智能化正成為繼機械化、信息化之后推動軍事力量建設發展的強大動力,戰爭制勝機理和戰爭規則隨之發生變化,智能化戰爭初現端倪。

今年八一建軍節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強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舉行第二十二次集體學習。習主席在主持學習時強調,要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如何認清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基本內涵與特征,如何厘清“三化”之間的相互關系,如何進行科學布局,這是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的基本前提和必然要求。

勝利總是向預見到未來戰爭特性變化的人微笑。俄羅斯軍事理論家斯里普琴科在其《未來戰爭》一書中說過:“軍人的主要任務從來就是對未來戰爭進行全面準備,但由于種種原因,他們所準備的往往是過去了的戰爭?!睆臋C械化、信息化到智能化,軍事智能成為決定未來戰爭勝負的關鍵要素。一些發達國家紛紛加強軍事智能化建設,努力搶占未來軍事競爭的制高點。對我們來說,機會稍縱即逝,抓住了就能迎頭趕上,抓不住就可能失去一個時代。

去年7月我國政府發表的《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指出:“中國特色軍事變革取得重大進展,但機械化建設任務尚未完成,信息化水平亟待提高,軍事安全面臨技術突襲和技術代差被拉大的風險,軍隊現代化水平與國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還很大,與世界先進軍事水平相比差距還很大?!边@兩個“差距還很大”,清楚地說明了我軍現代化建設的現狀。我們沒有資格盲目樂觀,也沒有理由妄自菲薄。尤其要看到,當前軍事智能化技術剛剛起步,我軍與世界發達國家軍隊的差距并不大,這為我們實現由跟跑并跑向并跑領跑轉變提供了難得的機會窗口。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睓C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三者緊密聯系,不可分割。沒有前一“化”作為前提和基礎,就沒有后一“化”的產生和發展。這也決定了一支軍隊沒有一定的機械化基礎,就無法推進信息化;沒有一定的機械化信息化基礎,也不能很好地推進智能化。如果跳過機械化、信息化,把建設重點全面轉向智能化,反而可能欲速不達。

所謂“融合”,就是“融為一體、合而為一”。智能化戰爭是超越信息化戰爭的更高形態,但這絕不意味著我們可以不要機械化和信息化。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不是全盤否定,也不是另起爐灶,而是雙向互動、彼此促進的發展;不是此消彼長,也不是你死我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有序轉化。我們重視智能化,并不是要推倒原有信息化作戰體系,另建一個全新的獨立的智能化作戰體系,而是要發揮人工智能的滲透賦能作用,從“你是你、我是我”變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進而變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戰爭因時而化,備戰打仗也不能因循守舊、墨守成規。就像僧格林沁麾下的清軍無法用馬刀戰勝英法聯軍的槍炮一樣,一支機械化半機械化軍隊打不贏明天的信息化、智能化戰爭。推進新時代備戰打仗,必須著眼打贏信息化戰爭、智能化戰爭的新要求,堅持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練,打仗需要什么就苦練什么,深刻洞悉新的戰爭制勝機理,對接未來戰場需求,推進我軍戰斗力建設加快轉型、整體重塑、跨越發展,確保能夠在未來的智能化戰爭中得心應手、攻防自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16号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