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盤山上高峰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黃亞洲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8-14 09:11

六盤山上高峰

■黃亞洲

單家集,暖暖的土炕

把柴草塞進炕眼,把牛糞投進炕眼。雖說隴東的十月已經積雪,這炕,可要燒出小半個夏天。

真不敢相信,選咱這小土屋宿夜的,竟是紅軍最大的長官!他剛才在隔壁清真寺走了一大圈,和阿訇握手交談。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像雨水一樣順耳。他說,誰種米面,誰就應當吃上米面!

知道他也是農民出身,當然,他已將那把用舊了的鐮刀,順手,擱在了旗幟上面。知道他明天就要翻六盤山,知道中國的山,都是他腳上的繭。

他是紅軍最大的長官,這口炕眼,一定要燒暖!知道他那把鐮刀要去割啥!知道咱單家集,再不起眼,也將屬于他割下的江山。

六盤山

一個詩人,如果登上山頂,如果又叉起了腰,遙望云?;蛘呗淙?,這,便不光是一幅關于黃昏的圖景了。

一些事情的本質,會狂風大作。

西風會成為他的軍衣,長發會成為他的詩句。他的頭發,會在第一時間內,優雅地倒向東方。

現在,他屈指,說出“兩萬”這個數字。我明白,這是詩人在點數一年來的土地。這種盤點,只有在山頂才能完成。

詩人一走上山頂,所有山川都會扭動成局,成為地圖,或是棋盤。

山脈殘酷,河流血腥。斷臂、夕陽、襤褸的軍旗,此刻,在方陣般的詩句里,已經平靜地擠作一團,一半為平,一半為仄。

一個詩人,如果他不是李白,不是謝靈運,不是杜牧,而是一個領袖,一個在1920年夏天就把《共產黨宣言》當作詩篇來讀的人,如果這時候,他又踏著西風,登上高高的山頂,那么,中國的漢界楚河,必狂風大作。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他的黑發以及黑發下的思想,顯然,已經倒向東方!毛澤東就是這樣在天空寫詩的,他每一次將筆鋒提起,一只鷹的翅膀,就會準確地收攏。

我很愿意看見一個詩人走上山頂。這本身,就是一個漂亮的戰略。我愿意看見中國所有的山川土地,都隔三岔五地,在棋盤上挪動一下,或者,在詩句里雕琢一番。

就為這個目的,一個詩人,必須,沿著詩與勝利的方向走上山巔,而如果是這樣,革命在擁有上闋之后,便會很快擁有下闋。歷史長短有致,成為千古詞牌。

我很愿意看見一個詩人走上山頂,黃昏時分,有西風吹動長發。我明白,歷史一旦可以吟誦,戰爭與和平,便只有平仄的區別。

六盤山紀念碑

你好,紀念碑的建造者!我代表渴望充實的心靈,向你們問好!

是時候了,我知道你們正用鐵鍬和鏟斗車,重新,夯一座六盤山。

選址于全國民眾的心坎:以紀念碑的形式。

竣工時間:43天之后。

我知道你們是著急了。我聽見你們全部的口號和汗珠,此刻,都在攪拌機里用力。

只看見滿山都是紅旗。當年毛澤東說紅旗漫卷西風,就是這種氣勢。風正在把所有冒熱氣的肌肉線條,吹出巖石的紋理。

濃霧漫過之時,我看見,峰巒上下的紅旗,頓時,成為搖晃的火把。這種狀態,與當年一樣!

這種若明若暗的背景,是一張半透明的宣紙。這種紙,最適宜提供給領袖,描畫清平樂或者沁園春。

向你們致敬,我親愛的弟兄!中國的歷史一般都呈現盤旋的方式,因此,你們做對了。

建造一座紀念碑,確有必要:革命的陀螺,需要手柄!當年,毛澤東就是站在這里,他也習慣站在手柄的位置上——伸手,屈指,計算里程、風速、紅旗的數量、纓的長度,以及,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竣工的時間。

青石嘴,騎兵故事

這是一場遭遇戰。

那天正午,國民黨的騎兵正在燒鍋蒸饃,兩個營的馬匹拴在河灘;以至于,我今天來的時候,空氣中,還能聞見戰馬噴鼻以及雄性的氣息。

那天,六盤山的山洪,自槍口爆發——紅軍突然挾裹著山石奔瀉而下,草鞋踢翻蒸鍋,刺刀卷起馬韁。蹄聲還來不及響成戰鼓,兩個騎兵營,就蒸成了饃饃。

很好,拉起馬韁,牽走一批白饃;拍拍鞍子,再牽走一批黃饃:共產黨的第一支騎兵部隊就這樣誕生了!青石嘴是一張什么嘴啊,這么一張口,就吐出一個兵種!

在后來的中國革命的戰史中,我經常會在大地上聽到成串的鼓聲,而最初的鼓槌,無疑,就是青石嘴。

我今天來此,見河灘地,已是芳草萋萋。寶中鐵路,掠過高高的橋墩,把一大串鐵蹄的聲音,舉在空中:當年誘人的饃香,正在由列車的餐車送出。

于今看,青石嘴吐出的,不是兩個營的饃饃,也不是一個兵種,而是一個鐵蹄轟響的時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16号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