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臼湖畔的歌聲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孫海云責任編輯:張思遠
2020-08-13 09:13

石臼湖畔的歌聲

■孫海云

1943年3月上旬的一天,我們一師服務團10個青年文藝兵,剛從蘇中渡江南來,正在行軍。天快黑透時,大家到達了溧水縣的一個宿營地。只有一間房子,大家便抱來稻草,打起通鋪,男女同志分開,擠著住下來。那幾天沒有演出任務,大伙兒都覺得這是長期戰爭生活中難得的一次“享受”。一個個把背包解開,躺在草鋪上,伴著那一晃一晃的微弱燭光閑聊起來。

第二天,從老鄉那里打聽到,我們住的村莊,屬于溧水縣新橋區,靠近石臼湖。我老家在蘇北平原,從小喜愛山和水。一吃過中午飯,我便約了幾位同志來到了湖畔。這天,天氣晴朗,風和日麗,只見天水相接,茫茫一片。春風吹拂著湖邊的青草,湖面蕩起了層層波浪,成群的野鴨振翅飛翔,漁帆排列成行。好一幅大自然的美麗圖畫!

石臼湖是勞動人民美麗的家鄉??墒茄巯氯諅诬姾蛧顸h反動派互相勾結,瘋狂破壞我們的敵后根據地,我們正處在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時期。但我堅信,有中國共產黨的正確領導,總有一天,我們會把民族敵人和反動派統統打倒,讓人民過上自由的生活,唱起幸福的歌兒……面對這水天一色、漁帆點點的湖面,想著正處于水深火熱的人民群眾,我不禁觸景生情,便順手撿起一塊貝殼,在沙地上寫下了《石臼漁歌》的歌詞: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野鴨滿天飛喲,漁帆列成行。年年辛苦年年饑,捉條魚兒飽肚腸。劃喲劃喲,劃喲劃喲,日出一斗金喲,勝過萬擔糧??!我們生活在湖上,我們戰斗在湖上……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家鄉處處起歌聲,唱到東方現朝陽?!?/p>

我在湖邊寫歌的事,不知怎么被涂克同志曉得了。涂克,原是新四軍戰地服務團繪畫組的老同志,不但擅長作畫,而且善于作曲。他創作的《吃菜要吃白菜心》和《當心鬼子來搶糧》,是兩首膾炙人口的好歌。他當時正在一師政治部宣教部負責文藝工作,是和我們一起過江來的。他要我將歌詞默寫出來,拿給他看??戳烁柙~后,他很高興,高聲朗誦起來,并說:“寫得好,有生活,樂感強!”他經過連夜“突擊”,很快就譜好了曲子。從此,“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的歌聲,很快在部隊和群眾中傳唱開來。十六旅四十六團經?;顒釉谑屎車?,保護漁民打魚,指戰員們對石臼湖懷有特別深厚的感情。那時,涂克同志和我正在這個團。在一次全團的干部會議上,同志們要求我倆合唱了這首歌。我們雖然唱得不好,卻贏得了熱烈的掌聲。后來,在部隊集合或開會時,大家經常唱這首歌,有時候團長、政委還帶頭唱。

我寫這首歌詞,是即興創作,沒有想到譜唱,更沒有想到會在部隊和群眾中流傳。這一年秋天,我回到蘇中二分區時,發現《石臼漁歌》已經飄過長江傳到這里來了。1944年8月,二分區文工團成立,團員們要我教唱的第一首歌,便是《石臼漁歌》。1946年10月,我在八縱隊七〇團工作時,有些來自江南溧水、溧陽、高淳等縣的干部戰士也會唱這首歌。全國解放后,涂克同志曾來信講起,上海市于1950年組織不少知識分子到江南參加土地改革,當他們在溧水和高淳一帶農村聽到群眾唱起悠揚的《石臼漁歌》時,感到很驚奇,沒想到群眾這么喜歡這首抒情歌。

1980年1月,高淳縣文教局同志為了收集抗日戰爭的歷史材料,來信向我索取《石臼漁歌》。我怎么也回憶不全,身邊保存的手抄稿,也早已散失。不得已,只好寫信給當時任廣西文聯副主席的涂克同志和過去愛唱這首歌的老戰友,請他們幫助回憶。我幾經校對,才把這首歌的詞曲按原始面目記錄下來,后來將其發表在1985年第5期《江蘇音樂》上。

說來也巧,1987年,涂克同志在江蘇美術館舉行個人回顧畫展,我們有機會見面。關于《石臼漁歌》的創作情景,自然成了我們久別重逢談起的話題。在畫展期間的一次座談會上,美術館館長徐天敏同志來了個“突然襲擊”, 指著我和涂克向大家介紹說,“他倆就是《石臼漁歌》的詞曲作者”,并帶頭鼓掌歡迎我倆演唱。我做夢也沒想到,44年后,在南京,我倆能又一次登臺合唱這首歌。兩個老頭子,兩副破嗓子,事先又毫無準備,唱起來難免有些不合拍。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博得了“理解”的掌聲,為座談會增添了活躍的氣氛。

這首歌曲為什么受到歡迎、得以流傳呢?我那時就想過,不是因為歌曲寫得怎么好,而是在那艱苦的環境里、殘酷的斗爭中,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隊的干部戰士和根據地人民渴望自由幸福、建設美好家園的心愿,滿足了他們精神生活的需求,抒發了他們的內心感情。

1990年5月,我們幾個新四軍老戰士,前往茅山,參觀新四軍抗日斗爭歷史陳列館。當車將行駛到溧水縣時,我的心情很不平靜。思緒隨著那轉動的車輪,似乎又回到了闊別47年的石臼湖畔。參觀陳列館后,我們登上了茅山之巔。站在聳立的“三天門”前,極目遠眺,無限風光盡收眼底。這時,令我心馳神往的還是石臼湖,她好像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江南的大地上。我仿佛又看到了那明鏡一般的湖水和富饒的漁鄉,耳邊又隱約聽到了處處唱起新的漁歌。我深深地眷戀著那湖水、漁帆,更難忘那艱難歲月中火熱的青春和戰斗的集體……

(易之根據作者1990年5月的回憶文章整理,有刪減)

掃描二維碼 閱讀更精彩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16号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