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火把節,“彝族雄鷹”沙子呷帶來“最美禮物”!

來源:中國火箭軍微信公眾號作者:趙法勝責任編輯:王韻
2020-08-14 09:28

彝族火把節到了,沙子呷回家了!

坐落于川西海拔2800多米高山上的一座彝族村寨熱鬧起來,鄉親們穿上節日盛裝,為幸福生活而起舞。

“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這是沙子呷獻給大家的節日禮物,也是他前不久獲得的一份沉甸甸榮譽。

鄉親們都沒有想到,當年他們湊了78塊錢,親自送行到火車站的這只彝族雄鷹,能在軍營天地里飛得這么高遠……

一頂軍帽

沙子呷是大涼山的孩子,這里流傳著紅軍長征的故事。

他的父母都是孤兒,當年這里和平解放,爺爺一輩分到了房子和土地,他們一家才過上了新生活。

沙子呷的母親羅子各說:“在那之前,父母輩那些沒有土地的人,都要到富人家當仆人,啥苦活累活都要干?!?/p>

翻身當主人。彝族人民對黨有著純樸而深厚的情感。

雖然有了自家土地和房子,卻沒有更多出路,生活依舊充滿了艱辛。沙子呷的童年缺吃少穿,充滿了各種酸苦味。

比同齡人更麻煩的是,沙子呷要背著弟弟上學。

沙子呷就讀過的小學舊址

小學和初中,他都被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弟弟哭鬧時,他就抱起弟弟邊哄邊聽課。

放學后,沙子呷還要滿山跑著放牛、放馬。喂馬時,喂的是熟土豆,他也抓著吃。

從小聽著“彝海結盟”戰斗故事長大的彝族孩子,對部隊有著特殊向往。

有一天,沙子呷在集市上看中了一頂老式軍帽,懇求父親說:“我可以不穿鞋子,但就要買這頂帽子!”

他的堅持最終打動了父親,給他買了“人生中第一件值得炫耀的東西”。

戴上軍帽,夢想的種子也在沙子呷心底悄然發芽。

15歲那年,他參加了鄉里的火把節,一下子拿了摔跤、賽馬兩個第一。那時,他萌生了一個強烈念頭:要出去闖一闖,當兵是一條好路子!

17歲那年,到了服役年齡,沙子呷如愿參軍。寨子里的80多戶人家,為他湊了78塊錢路費。鄉親們走了30多公里的山路,到火車站送他。

走出大山,去入個黨,這是沙子呷當年的夢想,也是鄉親們的囑托。

等戴上了真正的軍帽,沙子呷才發現,為導彈“筑巢”的各種挑戰正在等著他。

大山褶皺

沙子呷的家,在大涼山白云深處。

原想著“到山外見見世面”的沙子呷,來到了戰略導彈部隊工程部隊,成了一名導彈工程兵。

抗美援朝、抗美援越、“兩彈一星”、國際維和,鏖戰郴州、汶川、隴南和玉樹,這支部隊的戰績彪炳史冊……

導彈工程部隊參加抗擊冰雪、抗震救災任務

然而,在平時,他們“躲”在不知名的大山里施工,開山劈石,為導彈武器筑巢。

當一枚枚導彈騰空出世、威震敵膽時,人們并不知道,那一座座軍事斗爭準備的地下“長城”,是由這群官兵熱血構筑。

沙子呷覺得,這里的山比家鄉的山更壓迫人。

恐懼,這是許多新兵的初始反應。一次施工,一塊巖石突然掉落,砸中了一起作業的一名戰友,鮮血染紅了地上的泥水。

施工還要繼續!沙子呷明白,這就是他們每天面臨的真實“戰場”。

身上看得到、看不到的一處處傷疤,是導彈工程兵的特殊“勛章”。這些,大家慢慢習慣了,但始終難以面對的是戰友的離去。

有一次,一塊巨石掉下來,一名戰友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就在沙子呷面前犧牲了。后來,大家經過那個地方時,都要點一根煙,以此緬懷他。

鏖戰、沖刺、會戰……這讓吃慣了農家苦的沙子呷都難以忍受。

某國防施工任務到了攻堅期,連續幾天的加班加點,讓沙子呷撐不住了。有一回上夜班,他溜到小河邊想打個盹——其實,他想回家!

躺在一塊大石板上,看著天上的繁星,沙子呷再次想起了家人讓他入黨的囑托,覺得自己不能當逃兵,又偷偷回到了坑道里。

艱苦與孤寂是一種難捱的痛。兩年服役期滿,工區同年入伍的幾十名彝族戰士登上了返鄉的列車,只有沙子呷一人選擇留下。

他覺得,自己還沒有得到“最好的東西”,應該留下來繼續戰斗。

入黨

沙子呷太拼!新兵時的一次施工中,一塊上百斤的鋼模板砸中了他的右腳,3根腳趾骨斷裂,他還一直瞞著,堅持施工作業。等他實在沒法走路了,傷情才被連隊發現。

“炎癥很嚴重,可能需要截肢!”進了縣醫院,醫生的話讓沙子呷懵了:自己是來入黨的,這下子怎么跟父母交代?

最后,仗著年輕“本錢”,他總算挺了過來。

很多戰友對沙子呷執著的入黨愿望感到不解,只有了解了他的特殊成長環境,才會理解那份期望和信仰。

沙子呷家鄉有一句諺語:“跟著共產黨走,能吃飽?!秉h對這片土地的恩情,既在民意閑談中,更在群眾心里面。

寨子里一位94歲的老兵告訴筆者,當時,好多年沒有人走出這座大山了,大家都盼著沙子呷一定要入個黨回來!

2005年7月,一項重大國防工程即將開建,作為突擊隊員的沙子呷表現出色,被批準火線入黨!

這天夜里,沙子呷一個人在單位庫房里哭了一晚上,軍旅生涯的第一個目標終于實現了!

第二天,他打電話回村里報喜,村里的電話員趕緊告訴了他的父母。

“入黨了!我家子呷入黨了……”作為村寨里第一位女黨員,母親挨家挨戶上門報喜,夫妻倆高興得一整天沒吃東西。

入黨,立功,轉士官,保送入學……沙子呷在這里蛻變成長,不斷刷新著鄉親們對他的期望值。

沙子呷和妻子莫小梅應邀為涼山州應征入伍新戰士上役前教育課

在他這部“鮮活的征兵宣傳片”的影響下,沙子呷家鄉的許多有志青年,開始像他一樣到軍營逐夢。

這些年,沙子呷的哥哥、妻子、弟弟也都先后光榮入黨。這個“全國最美家庭”已經有了5名正式黨員!

勇者無敵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血性需要在戰斗中歷練。

2003年夏天,南國密林,沙子呷參與一項國防施工任務。一天下午,作業面上突然掉下一塊黑板大小的石板,他的后背被蹭掉了一大塊皮,火辣辣地疼。

更不幸的是,離他最近的一名戰友直接被砸倒在地。

班長沒在,幾名年輕同志懵了。沙子呷回過神來,背起受傷的戰友就往陣地外面沖……終于,保住了戰友的生命。

而自己受傷時,沙子呷卻表現得像個“鐵人”。

“你不要命了?”新兵時,沙子呷被鋼模板砸傷腳的那次,縣醫院醫生的責備,讓他久久難忘。

“花多大代價,也要保住這只腳!”時任團政委胡衛平當即安排衛生隊長趕往省城,邀請大醫院骨科專家會診。

穿導管、清淤血,割腐肉、長新肉,每天塞酒精棉進去消毒……每次“刮骨療傷”,沙子呷都咬枕頭、咬木頭,汗水濕透了衣背。

“導彈工程兵都是鋼鐵漢,每一項優質工程都是我們用血汗犧牲拼來的!”走在陣地里,沙子呷對筆者說。

那年,還是代理排長的沙子呷,和戰友們頂風冒雪挺進大西北“生命禁區”。

呼吸越來越困難,眼珠直往外凸,太陽穴也陣陣麻痛……進陣地后,大家第一次在這樣的環境下展開作業,挑戰前所未有。

打風鉆、放炮、刨石渣……施工每向前推進一米,官兵們就四仰八叉地躺在作業面上,像拉風箱一樣喘著粗氣……

最終,他們鑄就了一項優質工程,同時也創下三項高原寒區施工紀錄。

2014年6月,沙子呷所在連隊受領某工程建設任務,由于地域環境復雜,“科技工兵”被迫回到了肩扛手抬的時代。

“工期只有10個月,必須完成!”連長沙子呷立下軍令狀,帶頭展開攻堅鏖戰。

高達50℃的作業面上,人一上去就像是蒸桑拿。沙子呷光著膀子,掄起搗固棒,第一個鉆進拱頂。其他戰士也跟著他投入戰斗。

有的戰士累倒在作業面上,被抬出去呼吸幾口新鮮空氣,緩過勁來又主動爬上作業面繼續干……一天下來,光鹽糖水他們就喝掉300多斤。

……

沙子呷名字里的“呷”,在彝語中是英雄的意思,父母希望他當個英雄,任何時候都能夠“殺出一條血路”。沙子呷對筆者說:“每次看到坑道貫通的那一刻,都是最幸福的時候?!?/p>

從軍18載,從戰“老虎口”到戰塌方段,從“拼命工兵”到“標兵營長”,在這個特殊戰場上,沙子呷一路突擊掘進。

他18次擔任黨員突擊隊隊長,參與建設10多項重大國防工程,2次榮立二等功、3次榮立三等功,2018年3月,當選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2019年被評為火箭軍“十大礪劍尖兵”。

如今,獲評“最美新時代革命軍人”的沙子呷,正帶領官兵們走向新的神秘地標,繼續構筑共和國新的地下長城!

攝影:劉明松 方雷 魏玉麟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16号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