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守在那鮮為人知的艱苦戰位,這是年輕官兵的戍邊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劉勝全 曹世凱 侯崇慧責任編輯:姬彩紅
2020-08-10 07:10

一條河、一個哨所——

守望那深山中的“銀河”

■劉勝全 曹世凱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侯崇慧

戰士的守望。

甘肅玉門關外,祁連山深處,一條大河逶迤群山之間。當地人親切地稱它為“銀色的河”。

一個哨所,在茫茫戈壁腹地守望著這條“銀河”。武警甘肅總隊執勤支隊六中隊官兵,常年駐守于此。

這里杳無人煙,極目四野,只能望見孤傲的鷹隼和覆著白雪的綿延山脈、茫?;臑?。

日升日落,執勤訓練,他們在這里的每一天,單調得如白開水一般。但是,這群年輕的官兵用如火的青春,驅散了大山里的寂寞;用流淌的汗水,保衛著一方水土的安寧。

在祖國各地,這樣的哨所還有很多。默默為國擔當,堅守在那鮮為人知的艱苦戰位上,年輕官兵們的故事總是那樣牽動人心、令人難忘。今天起,本版推出“堅守在那鮮為人知的地方”系列報道,講述他們的故事。

——編 者

關外——

“把哨所守好,把這條河守好,青春才有價值”

高興隆最拿手的“本領”是打水漂。在哨所,許多戰友選擇用這樣的方式緩解壓力。侯崇慧攝

排長高興隆是從中隊調到昌馬河執勤哨所的。報到那天正巧立夏,狂風卷起路上的細沙,坐在車上的他心緒難平。

這里地處玉門關外,入夏的風還微微有些涼意。連綿的祁連山深處,一條“銀河”時隱時現,這便是昌馬河。

車一路西行,不知翻過多少座山繞了多少個彎,終于抵達山谷間一片平坦的地方。奔涌的昌馬河在此繞了一個圈,匯入遠處大山環抱的水庫中。

走下車,眼前只有連綿山脈和一灣河水,第一次來到這個深山哨所的高興隆,心情跌到了谷底。

去之前,中隊長張向東建議他:“多辦幾個手機號,方便通聯?!?/p>

下士馬踏在哨所守防8年,每當想家時,他就用口琴吹奏《大海啊,故鄉》。侯崇慧攝

此話不假,進入茫茫戈壁,高興隆拿出手機一看信號,真的就像中隊長所說的那樣“只剩一兩格”。

“山里唯一的信號基站,還是兩年前中隊與地方通信公司協調安裝的。信號很弱,只能打電話,不能視頻聊天?!鄙谒罾系谋?、上士付志新一邊幫高興隆拎行李,一邊說。

付志新在哨所守了10年。剛來守哨那會兒,他和戰友還能天南地北地“侃大山”。過了不久,他把能聊的都聊完了,話題變得越來越少,宿舍里越來越安靜。

“哨所只有一部電話,要想用手機打電話,還得翻個山頭?!痹诟吨拘碌挠洃浝?,沒有信號的日子,讓本來靦腆的他特別想找人說話。

為此,他經常對著軍犬說,對著河水說,對著星星說,讓“寂寞”這兩個字盡量遠離他的世界。

晨練,軍犬緊跟著官兵。

山里的風,一年四季刮個不停。戰士們每天在山梁上的簡易場地訓練,大風卷起的黃沙讓人睜不開眼睛,一個個被吹得像個“泥猴子”。

有時山上刮起七八級大風,戰士們不得不轉入室內訓練。為了追趕訓練進度,只要天氣稍有好轉,大家就去對面沖山頭,一天能沖四五趟。

在哨所守防一個月,高興隆對這里的風有了切身體會。

“訓練場上的沙土,一個星期就被刮得見底。我們每隔幾天就得去半山腰一袋一袋地扛沙土回來?!北环峙涞缴谒皫凇?,高興隆這名剛剛軍校畢業的排長,也是帶著任務來的——中隊長專門叮囑他:“哨所駐地偏遠,可戰士們的訓練標準不能降。把哨所守好,把這條河守好,青春才有價值!”

今年“八一”前夕,哨所迎來了特殊的“客人”——4位退伍40年的老兵。

離開昌馬河40年了,他們相約要一起重回老連隊,再看一眼曾經的執勤哨位,再捧一抔黃土,再喝一口昌馬河水。

哨所午餐時,飯桌上擺了4個菜,老兵們你一言我一語,一起回憶當年的艱苦歲月:“吃糧等上七八天,充饑沙蔥蘸咸鹽,戰士睡覺沒床板,被褥下面墊著磚?!薄吧缴仙惩敛婚L菜,我們跑到幾十公里以外的玉門鎮,從農民那里拉回糞土改良土壤……”

上士盧碩帶著老兵們走進營房,墻壁上“龍虎榜”,有自己作為訓練標兵的大幅照片。面對榮譽,他撓著后腦勺不好意思地笑了。

老兵們連連點頭:“年輕戰友們的精神面貌個個都棒!哨所雖還是那個哨所,但變化已經翻天覆地?!?/p>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16号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