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長歌》和一位邊防軍人的不解之緣

來源:中國軍網微信公眾號作者:傅曉方責任編輯:馬嘉隆
2020-08-13 10:12

2020年八一建軍節當天,中國軍網刊登由我撰寫的《來自高原的生命贊歌——讀孫曉青長篇報告文學〈高原長歌〉有感》,留言區一位微信名為“情系邊關”的網友留言令我眼前一亮,他寫道:“感恩首長的關懷,我就是第一張照片中的排長,一晃近20年過去了,5042前哨班的故事仍歷歷在目,讓我終生難忘。祝孫曉青首長身體健康!和我一起守防的兄弟王兆輝、宋光園、朱超等如果能看到,請聯系我。八一來臨,祝戰友們節日愉快!”

我向孫曉青將軍報告后,他很高興,希望能聯系到那位留言的排長。在中國軍網編輯李玉潔的幫助下,很快就有了結果:網友“情系邊關”實名叫柴進倫,他就是《高原長歌》作者筆下的人物——某邊防連“5042哨所”的排長!

孫曉青將軍與5042前哨班官兵合影。(圖片來自《高原長歌》)

當晚,我迫不及待與遠在新疆喀什的柴進倫通了電話。聽了我的介紹,他十分高興,也很熱情,雖然不曾謀面,卻像久別重逢的戰友。我轉達了孫曉青將軍的心愿,并和他圍繞著他在5042哨所的經歷和現在的生活聊了足足一個小時。從電話中,我感覺柴進倫性格內斂、沉穩,他向我述說著那些已經長在心底的哨所歲月,是那么平靜與自然,卻讓我一次次熱淚盈眶。

第二天上午,柴進倫給我發來信息:剛和首長通了電話,感覺很親切!19年了,仿佛就在昨天。他這句話一下觸動了我。時隔不久,孫曉青將軍也發來信息,他為又找到一位書中的人物而欣喜。19年后,高原官兵對高原的眷戀,深深地感染著我。

1997年,柴進倫在烏魯木齊陸軍學院。

柴進倫2016年12月轉業到新疆喀什,在一家企業任辦公室主任。他告訴我,在當前新疆抗擊疫情的非常時期,他作為某小區的業委會主任,是一名志愿者,也擔負著志愿者的組織領導工作,事無巨細、親力親為,每天要忙到晚上八九點下班。我真不忍心打擾他休息,但說起高原往事,他完全忘記了疲憊?!陡咴L歌》里“5042哨所”的故事,在柴進倫的講述中再現,此外還有一些鮮為人知、令人噓唏的細節。

柴進倫是四川宜賓人,曾在中專學校學機電專業,后在工廠當電工。1995年12月,正值20歲的他成了一名解放軍戰士。

柴進倫在散文《情系哨所》中回憶:“2000年7月軍校畢業后,我被分到了帕米爾高原的某邊防連任職,從此,5042哨所與我結下了不解之緣。屈指一算,我在哨所度過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5042哨所位于雪山之巔,嚴重缺氧,自然環境之惡劣是常人難以想象的,但是一代代的戍邊人不畏艱辛,與雪山作伴,用自己的忠誠捍衛著祖國的尊嚴?!?/p>

2000年,柴進倫在烏魯木齊陸軍學院。

在這樣極端艱苦的環境中,上級機關和首長的看望慰問像一股暖流溫暖著哨所官兵的心,讓他們難忘。柴進倫在散文《情系哨所》中寫道:“2001年3月,解放軍報記者姜寧帶著書籍,不遠千里來到雪域高原,然后又忍受著劇烈的高原反應,從連隊騎馬來到以海拔高度命名的5042哨所慰問官兵?!彼€告訴我,時任南疆軍區副政委的孫曉青首長是2001年7月底8月初到5042前哨班的,首長那次是把全線走了一遍??紤]到邊防官兵尤其是哨所官兵生活比較枯燥,當時首長帶來了書籍和各種慰問品。讓柴進倫印象最深刻的是,孫曉青將軍能夠放下架子,與官兵促膝交談,非常和藹可親、平易近人!首長對他們在極端艱苦的環境中為保衛祖國站崗放哨,忠實履行軍人職責大加贊揚,專門寫了一首詩鼓勵他們,后來還裝裱成書法作品送給哨所。也許,這正是19年后柴進倫與孫將軍通電話時仍然感到親切的原因所在。

柴進倫回憶道,那個時候他帶著王兆輝、宋光園、朱超3名戰士在5042哨所值勤。哨所的條件很差,無水無電無娛樂,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

也許那個時候,他們都很年輕,大家都充滿了夢想,所以遇到再大的困難也堅持了下去,因為他們心中想的是,既然祖國讓他們守邊防,他們就要守土盡責。自然環境惡劣和基礎硬件設施差是他們無法改變的,他們只有改變對生活的態度,那就是與困難作斗爭。

沒有水,他們就用山頂的雪化水,或者到哨所下面2公里的地方去接點雪融水;沒有電,他和幾位戰友就用空的墨水瓶自制了柴油燈;沒有娛樂設施,閑暇之余,他們就打打撲克、看看書、講講笑話,也可以出去爬山,那時聽收音機是他們最奢侈的喜好。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他們就點燃柴油燈,雖然燈光很暗,但它卻照亮了戍邊人心中的夢想。他們幾個圍著那盞燈,盡情地侃大山、拉家常、談過去、話將來,氣氛很是活躍,哨所不時會傳出一陣陣笑聲。實在困了,他們就熄燈睡覺,待他們第二天起床時才發現每個人的鼻孔都是黑黑的。在大雪紛飛的季節,他們會用厚厚的雪堆成一個個雪人,讓它們立在哨所的門前,就像一排威武的哨兵守衛著國門。

2015年,柴進倫在紅其拉甫中巴口岸。

柴進倫還告訴我,哨所的冬天特別寒冷,但是比寒冷更厲害的是大風,一般都是七八級。哨所沒有廁所,每次出去方便的時候都要經歷一番狂風暴雪的考驗?!耙淮紊蠋鶗r,大衣紐扣沒扣好,被風吹開,成了兜風的帆,一下子連滾帶爬摔出去幾十米遠,好在沒有受傷。他艱難地爬到門口……”孫曉青將軍在《高原長歌》中的這段描述,說的就是柴進倫的經歷?!吧谒拈T外通常放著幾塊石頭,每塊大約有二三十斤重,風大的時候去廁所,體格瘦弱者需要抱著石頭增重,防止被風刮跑?!边@不是笑話,是真情實景。

柴進倫有這樣一段文字講述當時的艱難——為了解決廁所問題,他們就在離哨所不到20米的地方選了一個點,用鐵鍬和十字鎬艱難地刨出一個坑,然后就地取材,用石塊一層層地往上壘。3天時間,簡易廁所終于成形。為了更好地避風和擋雪,他們又在頂上加蓋了塑料布和紙箱板。人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方行走都很困難,更何況同時抱著石塊,那3天時間大家可以說是非常累,但心里卻其樂無窮。

“連隊也有供給跟不上的時候,我們就省吃儉用。連隊駐扎在海拔3838米的地方,平時3天送一次給養。有一次,大雪封山,給養10天也送不上來,我們硬是把哨所所有能吃的東西都吃光了。因為電話線也斷了,無法與連隊取得聯系。我們當時就一個信念,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連隊一定會派人上來的!好像是第13天的時候,連隊的給養終于送上來了,我們當時的心情無法言表,因為有幾天大伙是每人喝一點稀飯強撐下來的?!辈襁M倫還告訴我,“我和3位戰士都是‘煙民’,在斷了供給的那些天,甚至從雪堆和垃圾堆里扒出一百多個煙頭,用紙卷起,你一口我一口地暫時解決一下煙癮?!甭牭梦覞M心酸楚、眼淚汪汪。

柴進倫當兵20年,在高原邊防部隊工作了16年,在高原哨所度過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連隊一般每月輪換一次哨所官兵,有一次因為人手不夠,他在5042哨所堅守了93天。2007年,他被調到新疆喀什某預備役團,算是下高原了,但4年后,他按照部隊的需要二次上了高原。

當我關切地詢問他的健康狀況時,他淡淡地說,除了右耳基本失去聽力外,其他都還好。

那一刻,我眼淚奪眶而出……

柴進倫的妻子和兒子。

高原官兵“婚戀難”至今仍是一大難題。但柴進倫卻是幸運的,經戰友愛人介紹,他與一位在新疆長大的四川姑娘龍蜀萍結婚并生了一個兒子。部隊距離他們的小家有400多公里,柴進倫說,他照顧不上家庭,在幼兒園工作的妻子每次放假就帶著孩子到高原探親,一路顛簸七八個小時,遇上泥石流還常常困在路上。對此,他很愧疚。與許多默默奉獻的軍嫂一樣,他的妻子給了他理解和支持?,F在兒子已經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了,一家人幸福美滿。

柴進倫作為志愿者參與疫情防控工作。

柴進倫談到現在抗疫時說:“我主動申請加入志愿者隊伍,我覺得,雖然現在做不了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是能為小區居民做好事、做實事,我心里很踏實。目前,我的工作就是統計小區居住人員,安排志愿者工作分工,協調社區有關部門搞好小區生活物資供應保障等。作為志愿者,我手上工作比較雜,什么都干。比如,小區居民需要買天然氣,我先統計好,集中去燃氣公司購買。因為車輛不讓外出,我只好騎電瓶車去買氣。因為受疫情影響,各小區志愿者買氣的人很多,我排隊兩個多小時才買上,回來后又逐戶上門送卡?!?/p>

柴進倫今年7月參加喀什“最美退役軍人”評選活動。

今年7月,在喀什評選“最美退役軍人”的活動中,推薦單位給了柴進倫以下評價:2016年12月退出現役后,他始終不忘軍人本色,積極幫助小區居民排憂解難。這幾年來,他始終堅持以一名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退伍不褪色,不斷踐行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柴進倫說:“有很多人問我,在邊防待了16年,有沒有后悔過?我自豪地說,我對我的選擇無怨無悔,惡劣自然環境磨煉了我的意志,這是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p>

19年前的歲月,仿佛就在昨天,16年高原經歷鑄就的精神高地永遠在他心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16号彩票